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残酷的总裁情人 残情总裁的囚宠完结

他问。

李霞颤抖的手指紧紧抓住身后的栏杆,无力地承受着男人的爱,比如她瀑布长发下破碎而悲伤的眼神。

她断断续续地低声恳求道,“放开我…好吧……”

男人俯下身,凑在她耳边,轻轻吻了她一下,没有回应。

动作幅度越来越大,男人的眉毛变得模糊浓密,越来越霸道苛刻…

夏璃心中一痛,一把推开他——

“墨听云!你还不要脸!”

迷人的气氛戛然而止。

男人急促的呼吸慢慢平静下来。

他纤细的指尖掠过李霞笨拙的眉毛,仿佛他是世界上最珍贵的财富。

“李丽,他死了。”

这句话激怒了李霞的神经。她悲伤地抬起头,看着那张被无数女人视为梦中情人的脸,却又无比厌恶——

“墨听云,你这个畜生!你怎么敢这么说?你为了权力杀了你的兄弟,为了满足你的爱好,你把我变成了你的女人,把我锁在墨家三年。你——”

后面,被墨听云挡住了。

他吻了她的唇,用行动表达了他的爱。

吻着吻着,唇尖感到刺痛。

鲜血,沿着唇角滴落在下巴和锁骨上…

但他没有感到疼痛,反而加深了吻。

到…为止

“莫·听云,我想见你妈妈。”

李霞别过脸,生硬地说道。

听云皱起了眉头。“别闹了。”

嫫母对李霞恨之入骨,认为她是杀害大儿子的凶手,更无耻地为了墨家的财富勾搭上了他的二儿子。如果可能的话,嫫母宁愿冒着坐牢的危险去勒死李霞这只狐狸。

因此,莫听云现在保护着李霞,不让嫫母接近李霞。

“如果你让我见她,我就开始怀孕。”

墨听云愣住。

原本压在李霞肩膀上的手突然握紧了,眼里是抑制不住的激动。“真的吗?”

“你愿意为我生个孩子吗?”

李霞定定地看着他。“真的。”

*******

一小时后。

书房外。

换上一身墨汁的听云倚在门边,高大的身影在长廊上晃荡出一个黑影。

影子遮住了墨娘的五官。

墨听云低头看着她,看着她精致的妆容和打扮,再次警告,“如果你想一辈子过着富婆的生活,就坦然地进去,坦然地出来,如果你敢在里面吵闹……”

墨妈妈被他声音里的寒意吓了一跳,眼睛缩了回去。

“进去吧。”

墨听云推开门,让墨妈妈进来。

然后,向坐在沙发上的李霞投去担忧的目光。

他得到的回应是李霞一贯的冷漠。

墨听云轻笑一声,掩去眼底的涩味,关上书房的门,透过狭窄的走廊看着夕阳铺在木地板上,又掏出一支烟…

在书房里。

嫫母看李霞的眼神就像一把有毒的刀。

她咬牙切齿,但她不能尖叫。她只能用嘴唇轻轻吐出埋藏在心里的两个字——

“贱人。”

那恶毒的目光刺痛了李霞。

但我还是忍住了,告诉她我为什么要找她。

“我怀孕了。”

墨妈妈几乎一口气没缓过来,恨恨地一巴掌打在夏璃脸上——

“你,你…你值得拥有!”

即使她生气了,她也恨不得杀了李霞这个婊子,但她还是害怕房外的墨听云,不敢大声喊叫。

只敢用那双恨毒的眼睛来盯着李霞。

不要从李霞开始,无视左脸尖锐的刺痛。

手指无力地摊开又捏紧。

“所以我把你叫到这里来问,你有药吗?”

“堕胎药……”

第2章打包什么?

墨妈妈突然沉默了。

惊疑地盯着李霞看了很久,冷哼一声,“我为什么要帮你?”

“用……”李霞低下头,摸着自己的肚子,轻声说:“有了这个孩子,莫听云永远不会放过我。”

“你愿意吗?”李霞笑了。

“如果益铭哥哥知道了,他应该不会甘心吧?”

墨水在响。

李霞的前夫,前墨家继承人,墨家长子,墨家兄长听云。

三年前,为了继承墨家学说,满足自己对权力的贪欲,莫在一直开着的莫的车上做了手脚,导致莫的车毁人亡。

莫死后,莫以雷霆万钧的手段接管了墨家产业,打散了墨家集团经营的铁桶。

接管了墨家,顺便接管了嫂子…

哦。

为了不让外人说他不要脸,他派人24小时监视他的生活,以免这种肮脏的事情曝光…

怎么样,他墨听云敢做吗…没有吗?

想到这里,李霞的嘴角翘起了一丝淡淡的微笑,这似乎是这些年来最轻松的微笑。

“三天后,你把药放在书房的帘子后面,我来取。”

******

嫫母走后,莫·听云走进来,一眼就看到了李霞脸上的巴掌印。

原本微笑的长眼睛失去了笑容。

“她打你了吗?”

李霞低下头,轻轻地发出一声。

“我把她送出国了,这辈子都不会让她再看你一眼。”

李霞抬起头,微笑着看着他,说着让他感到不舒服的话,瞬间跌入谷底。

“但是益铭兄弟肯定不希望他的母亲被送到国外.”

墨听云的心似乎被狠狠抓住,扭曲成一团。

痛苦和嫉妒让他问她:“我配不上你吗?我不好吗?为什么忘不了他!”

李霞无畏地看着他,继续大笑。“你还行,比他更帅,更高,更能干,对我更好。可惜,只有一件事。”

李霞像刀子一样温柔。“我爱他,不是你。”

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才抑制住胸口的刀割般的疼痛。

面对自己深爱的女人,莫听云认为自己可以一蹶不振了。

他没有生气,也没有再为此争论。他只是默默地转过身,从柜子里拿出医药箱,用沾有活血药物的棉签轻轻擦拭李霞脸上的红肿和淤青。

他对她一直很温柔。

无论是在床上还是生活中。

只要她想要,哪怕是天上的星星,他也会为她摘下来。

没有人比他对她更好。

就算她的心是铁做的,这三年也应该是软的…

不-

如果她心软,无辜死亡的声音岂不是得不到满足?

她对莫·听云只有恨…

夏璃一把推开墨给自己送药的手,打碎了药瓶药盒,赤红的眼睛盯着墨,撕开他的衣服,露出斑驳的伤口。

“墨听云!你对表演上瘾了,对吗?玩深情上瘾了吧?”

“白天假装爱我到骨子里,晚上睡着了当我是什么?你发泄心理疾病的工具?”

阳光下,李霞洁白如玉的身体上,有一层层的伤口,有新有旧,并不严重,但可以看出是长期暴力留下的痕迹。

听云别开脸,不敢看她。

李霞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。她伸手去拉听云的衬衫。她用力一推,扯掉了一排扣子,他米色的胸部就暴露在眼前。

仅仅…

下一刻,夏璃伸出手指,等了一会儿看着墨听云的胸部。

它也是密密麻麻的…新的伤害…旧伤?

第三章精神疾病

墨听云在夏璃面前从未如此尴尬过。

不管李霞的反应如何,他用衬衫挡住胸口,大步走过去,关上门,离开了书房。

看着紧闭的房门,李霞闻到空鼻尖那股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,她总觉得…

有点不对劲。

听云离开后直接去了车库。

油门踩了一百二十码,一路上抽了整整一盒烟,冲到了城市北郊的研究所,不顾安全闯进了九楼的实验室。

实验室里,穿着白大褂做实验的景行之惊讶地看着莫。“你疯了吗?父母双亡?我的实验室可以随便砸吗?”

墨听云眉宇间尽是郁闷,一脚踹翻了一个价值百万的测试平台,上面的瓶子散落了一地,非常壮观。

景行停下来痛心疾首,气得发抖,“墨听云!你不能哄自己的女人。别生我实验室的气!”

莫听云冷冷地看着他,讽刺地说:“我毕业于牛津大学,是医学博士。三年了,连个病都治不好。天天呆在实验室有什么用!”

景行止掐着自己的人不让自己晕倒,颤抖的指尖指着墨听云,“你,你给我闭嘴!如果不是我的药维持了三年,你金屋藏娇的老婆早就疯了,变成真正的疯子了!完全不会一样,只有晚上才会失去知觉,伤到自己!”

“我知道你爱你那个夏天的玻璃,为了让她康复,瞒着她说她有精神病!是你谎称自己有精神病我也知道你花了三年时间试图让她早日康复,但是莫听云!我告诉你,你在商场上发火,可能会吓跑竞争对手,但就算你砸了我的实验室,李霞的病也不会好起来!”

一盆泼了墨水的冷水,让听云心寒。

他瘫靠在冰冷的墙上,盯着房间里滴水的仪器,闭上了眼睛。

“莫氏集团再给你五千万元,把所有新药都买下来试试。”

景星停止了眼神的闪烁。

“说实话,听云,上周我和欧洲的专家开了个会,确实有一种可行的方法可以治愈李霞的病。”

墨听云突然抬眸,目光如鹰。

“景行之,你最好不要骗我。”

******

李霞发现莫听云这两天很忙。

除了面对她的时候,我神色匆匆,来去匆匆…

但是…

想到她脖子上的新伤口,李霞不禁冷笑起来。

不管他有多忙,他晚上都不会忘记发泄。

夏坐在墨家后花园的长沙发上,用毯子盖住脖子上的伤口,回想着第一次来到墨家的情景。

那时候,蒋木木不喜欢她,但她没有那么疯狂和偏激。

莫虽然没有那么热烈地爱着她,却坚定地选择了她,没有抛弃她的出身和家庭背景,而是把她带到大家面前,宣布她是他的女朋友,莫太太…

她爱的种子是墨音,她的心也是墨音。

在那个雨夜,一切都变了。

她刚带着怀孕报告从医院出来。

怀孕两个月,她又惊又喜。

当她想和莫·益铭分享这个消息时,是莫·听云接的电话。

他说莫·益铭出了事故,刹车失灵,他开进了海里,没有留下任何骨头。

他说,李霞,我爱你。我可以追求你吗?

后来,李霞记不清了。

她好像被车撞了,悲痛欲绝地晕倒在医院门口。

等我再醒来的时候,肚子里的宝宝已经不见了。

母亲说是莫·听云强迫医生做手术的。

第四章应该结束了。

李霞在摇椅上睡着了。

她的脸又湿又软,好像有人在吻她。

她睁开眼睛,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轮廓。

“益铭?”

她惊讶地大叫。

当轮廓渐渐清晰,露出莫听云的立体五官时,李霞眼底的笑意瞬间消失。

漂浮着一层淡淡的厌恶。

“莫听云,你在干什么?”

她厌恶的眼神太明显了,听云认为她已经习惯了,但此时,她的心还是忍不住刺痛。

他心情很好。

井行知给了他一种新药。

服用三个月后,结合一些外部疗法,李霞的病可能会被治愈。

她身上再也不会有那么多斑驳的伤口了。

但是李霞的眼神让他的心情瞬间跌到了谷底。

“莫听云,你什么时候放我走?”

李霞淡然道:“要不,等你能玩够了再告诉我。”

玩得开心吗?

在她心目中,他的感情是不是一直在伪装?

墨听云忍不住冷笑一声,吻了吻李霞的嘴唇,这与以往的温柔不同。这一次,他暴虐而肆意,甚至在李霞的尖叫中,撕扯着她的裙子…

“莫听云!”

李霞惊恐地看着他,拼命想挣脱。

墨听云发了狠,将她压在摇椅上,不顾她的挣扎,强行压了进去…

事实证明。

愤怒的男人不懂得善良。

直到夏璃实在承受不住,溢出幽幽的哭腔,“墨听云,我受伤了……”

他身上的男人停下来吻了吻她的额头,他的声音因欲望而沙哑。“忍忍吧。”

……

直到晚上。

他就这么让她走了。

夏璃站在墨听云的怀里,很恨自己。

明明一开始她不愿意,可是每次到后面,她都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。

完全匹配…

砰。

她重重地打了自己一巴掌。

李霞,你看起来真恶心。你对谁的看法是正确的?!

听云抓住她的手,不高兴地说:“李霞,你长大了吗?你学会扇自己耳光了吗?”

夏璃抬头看着他,“不然呢?我抽你?”

墨听云脸向前凑了凑,示意她向左。

李霞举起半只手,当她看到他严肃的表情时,她无力地垂下了手。

眼底有一种酸酸的感觉。

要是莫·听云真的是一种动物就好了。

但他就是把所有人都当动物,却把她对待到了极致。

堂堂莫氏集团总裁,跺跺脚让海市成为翻天覆地的主儿,可他的脸,这几年,不知道挨了她多少巴掌。

李霞心里感到一种强烈的无力感。

她躺在听云的怀里,闭上了眼睛。

今天,是第三天吗?

嫫母已经把药放在书房里了,对吗?

所有这注定的爱…什么时候会结束?

*****

夜晚凉薄,灯火通明。

墨听云还在开视频会议,通过电脑,看着一群上了年纪的外国老男人在争论一个条款。

有人敲门。

听云以为他是管家,随口说:“进去吧。”

谁知道是穿着睡衣喝咖啡的李霞?

他关了电脑,迅速接过她手里的咖啡,看着她身上穿的薄薄的睡裙,皱起了眉头。

“太薄了。”

李霞漫不经心地说:“我房间里有一件外套。”

墨听云转身去了她的卧室。

李霞走到窗前,从窗帘后面摸了摸隐藏的胶囊。

将胶囊中的粉末溶解在咖啡中后,她坐在听云的办公桌前,看着雾蒙蒙的咖啡,不自觉地用手指摸了摸自己的肚子。

里面真的有小生命吗?

第五章流血

一个穿着睡衣的瘦女人,蜷缩在椅子上,盯着热气腾腾的咖啡,灯光在她脸上打了一个温柔的光圈。

这一幕走进了墨听云的心里,他鼻子一酸。

如果世界上有幸福,那大概就是静静地看着李霞。

但这种幸福转瞬即逝。

夏璃看见墨听云走进来,眼底的平静变成了厌恶。

墨听云说着,自嘲的笑了笑,辞职走过去,把夏璃抱在怀里。

尽管她恨他,他还是爱她。

李霞忍了一会儿,然后温柔地说:“你喂我。”

听云·冷冷,“咖啡?”

李霞不耐烦地说:“你平时不是喜欢干这个吗?”

听云当然喜欢它。他喜欢照顾李霞的衣食住行,喂她吃饭,哄她睡觉。

但是李霞一直讨厌对他做这些事情…

为什么是今天…

压下心里的疑惑,墨听云接过咖啡,喂到李霞的嘴边时,她突然停住了。

李霞不安地问,“怎么了?”

莫笑着说:“景行之今天给了我一些补气养血的药。你应该服用一些,这对你的健康有好处。”

说完,他从抽屉里拿出了景星的新药。

过去,他总是在她睡着的时候喂她。

李霞是不可或缺的。

用手吃了药后,他把咖啡喝干净了。

然后靠在墨听云的怀里,亲吻他身上散发的水果香味。

据说当你的基因选择了另一个人的基因,即使他不喷香水,你也会感觉很好。

当我看到这个笑话时,李霞冷笑道。

选择?

她永远不会选择一个杀人犯。

*****

似乎是睡了一觉。

当她再次醒来时,李霞发现她仍然在听云的怀里。为了不影响她的睡眠,他保持着那个姿势。

从这个位置向上看,李霞只能看到他棱角分明的五官,就像雕塑家喜爱的杰作。从眉眼到鼻尖再到唇线和下额头,都是冷艳迷人。

“醒了?”墨听云低头看着她,眼底是温柔的。

李霞还用前所未有的温柔语气对他说:“听云,我的肚子有点疼。”

墨听云一愣,“怎么?”

李霞把手从大腿下面抽出来,这样莫·听云就能看到他手上的血。

墨听云惊慌失措。

他的手在颤抖,他把李霞从自己身上抬起来,看着她的小腹…

雪白的睡裙沾满了鲜血。

不仅如此。

鲜红的血顺着她的大腿滴落在木地板上。

在这个寂静的夜晚,它显得特别奇怪。

“玻璃玻璃。”墨听云的声音颤抖着,下一刻,突然抱住她,冲向通往车库的电梯。

血,沿着走廊,滴了一路。

小腹的疼痛也变得很可怕。

说实话。

听云,李霞记忆中的墨迹,一直都是狠辣的,淡定或温柔…从没见过他这么慌张。

抓着她的手在抖,像天要塌了。

当李霞责骂司机并告诉他开快点时,他真的很想笑。

但她肚子里的那股疼痛让她笑了,她只能无力地抓住莫听云的袖子,让疼痛淹没她。

一层又一层的冷汗包裹着她,她的意识渐渐模糊。

墨听云颤抖的声音不停地在她耳边徘徊——

“刘力,快到了。”

“别睡了,乖,坚持住……”

……

最后。

她被抬上担架。

福尔马林的味道。

夏璃狠狠咬了一下舌尖,强迫自己清醒过来,然后,看着脸色苍白的墨听云,笑着说道——

“听云,实际上,我怀孕三个月了。”

“可是我不想要这个孩子。”

“你知道吗?堕胎药就在那杯咖啡里……”

她如愿地看着他,看着他脸上的血色消失,整个人死气沉沉。

然后他慢慢地说,“真可惜…你自己喂给我的。”

第6章往事

赞(0)
本文内容/及图片/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/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yangcongsoon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黄页信息 » 残酷的总裁情人 残情总裁的囚宠完结
分享到: 更多 (0)